羲汋

捉迷藏 转自贴吧阿婆主苏执言_

那一年的骠国街头,高阳似火。

朴素的黄衣男孩背了一箩筐种类各异的蔬菜,默默往回寺庙的方向走,一边还微微垂首好似在悉数着什么,阳光细碎地铺在身上,仿佛随着他一起走。
师傅吩咐的菜式,似乎是全了罢。
舒难陀在心里默默想,面上浮出孩子气的笑容。这是他第一次接下外出买菜的任务,定是希望莫要有闪失才好。
想着想着脚步便拐入下个街角,蓦地,身侧却陡然一阵窸窣,自小身在王室,多少有几分不该在这个年纪有的警觉与凌厉。惊觉时,紧忙转过身看,四周偏无人。一摸腰间,却皱眉道不好。拐出街角,小脚步一路碎碎地跑过去,果然看到令人生疑的影子从另一处街角穿过。

一路紧跟,那人却利索地不得了,熟稔地穿梭在骠国的大街小巷,一溜烟就跑的没了影。他追得几近力竭,却还是锲而不舍,费尽心思才能一次次在陌生的街角瞅见那个鬼魅般的身影。几番追逐下来,那小贼似乎了耗尽了气力,不得已停下,扶着前处墙头大口大口喘息。
舒难陀顿下脚步,同样已无力气。喘着粗气抬头,定睛看,前方是小小一抹背影,紫色衣衫有几分旧,微微侧头,一双大眼锋利得很,直直刺向他,小嘴似乎还鼓着,似忿忿似嗔怨的一句甩向他,

“姐姐我……我闯遍天下,我也没碰见…碰见你这么难缠的…难缠的傻子。”

舒难陀在心底失笑,心想这样矮矮小小的女孩子,看着还不足十岁大,竟还扬言走遍天下,未免不是夸下了海口罢。面上仍还憋着,平复喘息后朝她伸出手,
“把玉佩还我。”
“切……”小小的女孩子不服气似的撇撇嘴,狡黠的大眼珠却仍在不停打转,“好吧好吧,看在你小子陪姐姐玩了那么久捉迷藏战绩还不错的份儿上,赏你了!”
言毕,掏出自己兜里晶莹剔透一块瑰玉。

“诶诶诶……你干嘛,疼,救命啊……你比我高还比我大,只知道欺凌我一个弱小女子啊啊啊救命……”
他悻悻地将强抓她那只手放开,尴尬地撇过头。
“呼,疼死老娘了……”她只顾着疼,却没有注意到一旁男孩躲避的眼神,和后耳根灼烫的红。

“我只要我自己的玉佩。”
太阳灼灼地烧着骠国大地,必是这天气罢,让面颊仍烫得那么厉害。强压下那些莫名的心绪,舒难陀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静。
女孩一脸难掩的失望,收回原先偷梁换柱递给他的玉,悻悻掏出兜底那枚更显通透的碧色玉佩,一边恨恨地咬牙,
“好你个小子,老娘珍藏的稀世宝贝都骗不过你的眼睛,哼,今天,算老娘倒霉。”
话还没吐尽,小人儿便已忿忿地转身,顺手就把玉佩朝后一丢,惊险中,舒难陀好容易反应过来,矮身将半空的玉佩抓住。
再一抬头,那抹紫色的身影再也不见。

还不及多想,身后莫名减少的重量已将男孩的注意力吸引去。
一回头,果然:菜已掉完,再不知落在哪条街哪个巷。只剩娇弱的几片菜叶,无力地躺在筐底。

挫败感很快便将舒难陀的思绪填满,再不能遐思其他。兴许,也只有之后那些不知名的夜里,才偶尔会有那抹紫色身影徘徊梦中。

那是他第一次触到女孩子的手。

记得吗?记不得。
忘了吗?忘不得。

之后的日日夜夜,也不过如常流走。身为骠国王子,身处那样叵测的局势与环境,心思在年岁的精心编织下愈发缜密,父皇的寄望、骠国的未来,一切重担也愈发多地担上他的肩头。直至那献乐一行结束在繁华歌尽后,千帆已过,世事艰险、和平不易的道理,他终于在痛与血中明白。

幸好,他有了她。
他玉佩的主人。
繁华落尽后,最平凡、却也最令他安心的,他的归属。

那日,费尽口舌终于劝回为他着想而一心离开的她,像是失而复得这世上最瑰丽的珍宝,他笑得像个大孩子,抓着她的手就往骠国的街市走。
她看中街上一个摊头的面具,大大小小形形色色,图案特别得很,看着就新奇,便只顾挑挑拣拣着把玩。老板在一旁无奈地叫嚣着说让姑娘给了钱再戴呀,他便只得跟在那没心没肺的姑娘身后哭笑不得地收拾烂摊子。
付了钱和老板赔了不是,折腾了好一通。再一回头去捞她的手,却再不见她影踪。
身后是骠国的人海茫茫,他刹那间慌了神,急得一边在人群中大叫她的名,一边一路跑着寻遍了这满是人烟的闹市。

找遍各处都寻不见那片熟悉的紫色,他急得满头是汗,小跑着拐入一处街角,却见那人边啃着手指边仰头晒着太阳,模样竟还悠闲得很。
他上前一把抓过她,“夜莎罗!你跑去哪儿了?啊?”
“哦唷,干,干嘛呀?”她倒是莫名被吓了一跳,白他一眼,还不忘向他展示她的胜利成果,扬起面具遮在脸前,“嘿嘿,舒难陀你快看,好不好看呀?偷国库就靠这个呢!”
揭下面具,却不见熟悉的温柔的笑颜,取而代之,是他在急切中仍未缓过神的脸。
“干,干嘛呀。”她忽然也有些心虚,挠挠头,不自然地说,“我只是想锻炼一下王子殿下你的体力嘛,否则怎么和我去偷国库呀?到时候我还不知道要为你挡几刀呢。”

“你……你找了很久吗?”她有些不好意思,为遮掩尴尬怔怔地别过身子,“……好嘛,算我对不起你,没和你打招呼,和你道歉还不行了吗?”
注视她片刻后,他陡然莫名地笑起来。
“你,你是不是有病啊?”他就这么无所顾忌地笑了起来,朗然清俊,阳光都落进他眼底。她看得痴痴的,却还是别不过面子,忍不住要嗤笑他一番,
“这一会生气一会笑的,我的伤好了你倒是得病了,改天让骠国的大夫给你……”
话未能说完,余下声音已融化在他轻轻落下的温柔里。

在她唇上轻轻飞一记吻,他笑着一把将她捞进怀里。
偎在她肩头,嘴角弯弯,“游戏结束了。”
“额……啊?”她不明所以,只剩一脸潮红。
将怀里的人儿更搂紧几分,他欣然沉醉。答案,或许早已不再重要。

他也不过是想对当年那个和他玩捉迷藏的小姑娘说,一切都已结束。这一世,我的怀抱,已是你最后的归宿。

人潮如波的骠国,天高云淡,艳阳似火。
他们的爱与时光,依然等待被诉说。

评论(5)

热度(2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