羲汋

庭园里一株二人合抱樱花树,正是满树花开的时节,风吹来漱漱散落在微有寒意的春夜里。他已经准备离开,带着收好的银镯。命运般注定着到来的穿堂风却偏偏引洪流,倏地翻开灯影下的她字画。压在最底下的那一幅画像,仿佛公主最深梦境中最隐秘的心事,就那样坦然又调皮地出现在他眼前。如果时光可以定格,请在少年拿起画的刹那久一点,在一切重归寂静时,深深看清他眼中的神色。究竟似不似初春皑皑冰原上透出的第一缕打破夜幕的晨光。

评论

热度(2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