羲汋

”良弓藏 亦无伤
叹天道何时不幽茫
惊层云 平雪浪
息夜斗 射星芒
唤男儿归来战北方
寸心寸血挽长缰
论豪气何曾怨悲凉”
其实我真的是在这一年才懂得,或许长大并不是意味着有能力去肆意妄为地心之所向,素履所往,更不是长恨此身非我有,清高的忘却营营。寒潭小神龙当然向往无拘无束的自由,可他会学着去批阅王府的奏折。十指不沾阳春水的顾清明少爷会拿起红油漆修缮起磕碰的抽屉。谁都爱飞扬嚣张的少年,但他总有一天会扛起一个家的责任,去克制自己任性、冲动、懒惰、不甘、喜好,去真正的变成一个男人。

评论

热度(34)